新婚之夜疯了一样要我 老扒夜夜春宵第二部的

  • A+
所属分类:性爱小说

新婚之夜疯了一样要我 老扒夜夜春宵第二部的

2016年东阳出差高雄驻地业务,闲来无事找了一个不到50岁的熟女阿姨,素鸾姨老公不在家的时候,素鸾姨经常会买菜来东阳家给东阳做饭,平时摸奶、摸下体都乐的接受。

有次让他下周来的时候不要穿内裤,素鸾姨当时扭扭捏捏没答应,东阳也不强人所难,就当风吹过。

周六来的时候带了几袋菜,换了条小格子OL裙,还背了个黑色的NIKE小包,看起来像是个年轻OL。

“裙子很适合你”东阳恭维道。

素鸾姨笑笑不说话,东阳感觉有点异常,东阳兴奋得冲了过去,一揉搓,连胸罩都没戴。

“路上有没有被人吃豆腐啊?”

“这么老了,还有谁要吃”

“你的心很年轻,很多年轻人都没玩这么开”

说著东阳抱住素鸾姨从素鸾姨后背伸入裙子摸素鸾姨屁股。

素鸾姨用手从裙子外侧挡住了东阳的去路。东阳这么能让素鸾姨得逞,另一只手去捏素鸾姨的乳房,嘴巴也没闲著去吸素鸾姨的舌头,素鸾姨放弃了抵抗。东阳手沿着臀部从后面绕到下面去摸素鸾姨的小妹妹,触及到大腿的时候发现全是水,怪不得素鸾姨要挡住东阳的去路。素鸾姨在来的路上已经受不了已经水漫金山了。

看着地上素鸾姨买的菜里有茄子,于是东阳玩心大起,把素鸾姨放床上后挑了个比东阳下体稍粗的茄子。当素鸾姨看到套了套套的茄子开始是很抗拒的,但架不住东阳软磨硬泡还是同意了。

“疼,疼,不要进去了”

看着25多公分的茄子没光了,东阳惊讶的说不出来。

“在家有没有这么玩?”

“神经病”

“一次?”

“没有!”

在大约16厘米的地方东阳截断了茄子。完全把它插入素鸾姨的它中,然后拍了拍素鸾姨的屁股

“起来打扫房子了”

“神经病”素鸾姨只是嘴上说说,身体还是起来去干活了。

素鸾姨干着活还时不时看东阳下,咬嘴唇的模样让东阳有看少女般错觉。

“地上被你弄脏了”

东阳坏笑着说素鸾姨也知道东阳什么意思,丢下毛巾坐东阳腿上了,在东阳耳边说“你折磨死我了”东阳伸入裙中摸到了素鸾姨全是水的腿,脸上浮起坏笑。

素鸾姨也知道自己下面不够紧,每次口交的时候总是很卖力,生怕东阳嫌弃素鸾姨。

东阳从一个缺吃的缺爱青年变成了逐渐“花胖”的油腻青年。仿佛东阳是个满足老年妇女性需求的施舍者,素鸾姨真的需要东阳。

这样的关系维持了3年多,素鸾姨女儿结婚、生子,素鸾姨推掉了除了东阳这里的所有的小时工工作,不过最终也推掉了东阳这里的。

“有需要和我LINE说下,我空了马上就来”。东阳正面和素鸾姨做着爱,虽然这样很松,很没感觉,东阳想和素鸾姨这样交流感情。

“嗯,你下面流水不止的时候我帮你疏通”

“流氓”

东阳是个讨厌早起的人,被尿憋醒和被饿醒的次数比自然醒要多。但是被素鸾姨“咬”醒,确切的说是被硬的受不了醒了,素鸾姨俯在东阳双腿间含着东阳分身,眼睛向上望东阳时那媚态让东阳觉得素鸾姨很欠操,按著素鸾姨的头重重的来了几下。

素鸾姨干呕了几下,摸著喉咙皱起眉头说“小兔崽子,要弄死我啊”

东阳假装一脸吃惊地说“我当女鬼吸阳嘞,原来是个女色鬼”

说著一把搂过素鸾姨来,素鸾姨不肯就范双手和膝盖撑在东阳身体两边,东阳顺势把素鸾姨衣服撩到腋下,居然素鸾姨没穿胸罩,素鸾姨在东阳调教下也逐渐放开了,吸著素鸾姨丰满的乳房和润润的乳头时东阳在想素鸾姨是怎么躲过路人的目光的?

吸了好久才转回到素鸾姨慈爱的目光,好像东阳是素鸾姨的孩子在吸素鸾姨的乳汁。看东阳不再吸了,素鸾姨顺势坐了下来,隔着层层衣服素鸾姨扭动着丰满的腰肢磨蹭东阳们两的下体,隔靴搔痒,这个成语用在这再合适不过了。

衣服又把素鸾姨的躯体遮蔽了,隔着衣服东阳抚摸素鸾姨的凸起“你这样要被路人看光的”东阳假装吃醋道。

“啧,啧,我有那么为老不尊吗?还不是知道你喜欢来这里才脱的”熟女就是疼人。

“还知道我喜欢什么?”

“喜欢戳屄”

“我喜欢戳大水屄”

素鸾姨把一只腿上的裤子脱掉,浅灰的内裤上全是被水浸湿的痕迹,素鸾姨伸手来脱东阳的内裤,由于下体被弄的生硬,一只手深入内裤安住东阳分身,一只手才把内裤脱到了大腿。

迫不及待用手扶住东阳分身,用不雅的姿势把它对准了位置,毫不费力没入素鸾姨体内。

熟女还很放得开。

东阳还是很困,早上的分身也很困,敏感度很低,听着床吱吱作响,素鸾姨时而继续,时而停下,东阳知道素鸾姨多次高潮了,但是东阳却没有射意。

“你好厉害”素鸾姨累得躺在了东阳身旁。

我厉害么?看着素鸾姨抱着东阳胳膊睡着的样子东阳有种东阳们是老夫老妻的错觉。

分身还是硬硬地指向天花板,这是晨勃还是性欲东阳已无从分辨。

想着过去几年的事还是唏嘘不已,素鸾姨彻底对东阳开放了身心,不管是身体需要还是事情需要都会来找东阳。但天下哪有不散的宴席?

照片里有一男一女,男的就是眼前这个小子,全身赤裸,而女主角则是一名十五、六岁的少女,应该是这个小子的姐姐吧,当时她穿着短衫短裤,样子看来还不错。

开头几张,两人互相抱着,双手不客气地在对方身上乱摸,跟着,女生用手玩弄少年的下体,到了最后几张,女生更加过份,把少年的下体含在嘴里,而最后一张,少年的下体已经离开了女生的口,我清楚看到她的嘴角流出一丝白色秽液。

把照片看了一半时,我的下身已经开始发硬,看到最后一张时,我更加忍不住心生邪念起来。

我假装仍然不相信,跟他说除非我亲眼看见。他想也不想,就说他姐姐稍后便回家,那时他可以做给我亲眼看。我心里自是求之不得,于是便跟着他回家。

他把我安置在他父母的睡房里,从虚掩的房门,我可以清晰的看到大厅的情景。

等了一会,我听到开门声,然后便看到一名穿着校服的少女走进大厅。

从他们姐弟的对话知道,少女刚从学校补课回来。

当她转身想返回睡房时,少年却拉着她。

‘姐,先不要进房,我们……我想先做那回事……’

‘那……进房吧……’

‘不,今次我想在大厅做……’

‘不要在大厅,蛮难为情的……’

‘没关系,反正关了门,没人会看见的。’

少年说著,手也开始不规矩来。他一手搓捏少女的乳房,另一只手从腰旁绕到她后面,搓捏她的屁股。

少年的十只手指深深陷进两团嫩肉里,虽然隔着校服,但我却可以感受到两团肉的柔软。

少女脸红起来,可能已经动情了吧,所以也没再坚持入房,反而伸手脱下少年的裤子。他的老二早已硬起来,少女跪在地上,首先用手搓弄硬绷绷的幼嫩阳具,然后还把它含在嘴里。

少年似乎觉得很爽,闭起眼睛享受着。亲眼看到两姐弟的丑行,我也兴奋了起来。只看了一会,便已经让人受不了,我悄悄的打开房门,不动声色的来到少女的背后。

他们正沉迷于不伦游戏,完全没留意到我的出现。我先从后拦腰抱着少女,然后把她推倒在地上。

少女回头看到我这个陌生男人,大感惊讶,不禁大叫起来。少年见我扑在他姐姐身,想必也知道我的企图,于是从后面拉着我的衣领,想把我拉开。

我回过头来,手肘同时往后一送,刚好就击中少年的要害,他痛得大叫了一声,跟着便晕倒在身后的沙发上。

然后我用手把少女的双手按在地上,使她无法反抗。

‘识相的就不要乱动!否则我便把你们姐弟的乱伦的丑事告诉你们的左邻右里和警方,那时你们不单没面子,而且还要坐牢呢!’

少女在我的威吓下,不敢再反抗,还惊惶地问道:‘不,求你不要将这件事告诉别人,我们只不过是贪玩罢了。’

给弟弟进行口交的行为,这还算贪玩?真是狡辩。

‘嘿……你服侍得我舒服的话,我不单不会为难你,还会让你爽死呢……’我淫笑着说道。

‘你……你想怎样……’

‘不要浪费时间,快脱衣服!’

她虽然没有反抗,但似乎也无意依我的说话去做。

‘喂,你听到我的说话没?要我亲手扯烂你的校服么?还是……’我忽然想起他弟弟给我的那几张照片,于是我便把它们秀在她面前。

‘要我把这些照片贴在电梯里和你学校门口吗?’我把照片一张跟一张的翻给她看。

‘不——我……呜~~我依你的话就是了……’我见她面色由红转青,然后还哭了起来。

跟着她便乖乖地把衣服一件跟一件的脱下来。虽然动作有点慢,但这还是第一次有女生在我面前脱衣服,所以我耐心地看着她的脱衣动作。这也算是一种享受,因为她的动作看起来亦算优美。

当她身上一丝不挂后,我把她推倒地上,在她身上大泄手足之欲。

然后我脱下裤子,骑在她胸前,把老二塞进她嘴里。

她把脸别过一边,口里喃喃的说著:‘不要做这种脏事……’

‘不要扮纯情了,这种事情你早做惯了,快给我含着!’我抓住她的头,强行把老二塞进她嘴里,还不停的把她的头前后抽送起来。

快要射出精液时,我把老二抽出,改为插向她的下体。

‘不——我还是处女耶……’她发现我的企图后,向我哀求。

‘不要装蒜,像你这样淫乱的女生,每天都跟弟弟乱搞,一定早就给他上了吧。’我当然知道她还是处女,这样说不过是为了羞辱她罢了。

‘不,我们没做那种事,真的没有……’

看见她那么认真解释,我心里偷笑,‘那让我检查一下就知道你有没有说谎了……’我下身一挺,老二完全地插进她体内。

少女惨叫一声,并想把我推开,我当然不会让她得逞,我把她牢牢的按在地上,下身不停地抽送,直到射精为止。

饱尝兽欲过后,我站起身来穿回裤子。

惨遭蹂躏过的少女软倒地上,少年仍然躺在沙发上,我看到他大腿尽头的老二还是硬绷绷的,忽然想到个鬼主意。

我从厨房倒了一杯水,手里还拿了一把生果刀,然后把水浇在少年的面上。

少年渐渐醒来,我跟他说:‘嘿……有桩好差事赏你……’然后把他从沙发拉到她姐姐身上。

‘你想要干什么……’两姐弟差不多是同时问道。

‘呵呵……给你们一个机会,大干一场……’

‘不!我们不可以做这种事情!’我还没说完,少女便大声抗议,还把她弟弟推开。但我立即从后把少年推回去,他趴在少女身上,老二更刚好顶着少女的下体。

我还上前把少女的双手压在地上,又用刀恐吓她。

‘不要乱动,否则划花你的脸。’

‘不要伤害我姐姐!’

‘那你就给我做场真人秀!否则我就把你的老二割下来。’

然后我在他耳边轻声的跟他说:‘我不单让你看到你姐姐的裸体,还制造机会给你上她,你应该很感激我吧!’

‘姐……对不起……’口里满是被迫的语气,其实从他满布血丝的眼睛,就知道他脑里也充满了兽欲。

少年把老二插进姐姐体内之后,除了进行活塞运动外,双手也贪婪地搓捏她的两个大奶子。

趁少年把他姐姐奸淫时,我把大厅饰柜的即影即有相机拿出来,把弟弟奸淫姐姐的精采镜头拍下来。

闪电灯不停的闪著,少年虽然知道我的举动,但他却没有停下来,似乎已经迷失于兽性之中。

少女想反抗,却无法摆脱少年的控制,成为照片里的女主角。

我把照片放进口袋后便离开了。有了这些照片,以后她还可以逃出我的魔掌么?

  •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非1号封面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 1号封面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我们,本站将在3个工作日内删除。联系邮箱:2761568799@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