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受到他的抵着你了吗 肉肉描写很细致的黄文

  • A+
所属分类:性爱小说

感受到他的抵着你了吗 肉肉描写很细致的黄文

舒琴面无表情的躺着床上,在她的身下,一具一丝不挂的身躯正在做着活塞运动。这个不是不是别人,正是自己的妹夫刘涛。舒琴知道刘涛在看着她,所以她不敢露出半点正在享受的表情,只是偶尔下体的快感让她稍微皱着眉头。

但是她的身体出卖了她,下体泛滥的淫水,证明著此刻她的需求,但是内心的纠结和内疚让她不敢表露出半点的疯狂。她知道自己无法拒绝这个男人,因为她一开始就喜欢这个外表温柔帅气,内心疯狂的男人。所以她不去挣扎,她心里自欺欺人的骗自己,一切都是被迫的。

舒琴在自己小学5年级的时候,爸妈又给她生了一个小妹——舒婷。因为年龄差了有岁,所以已经有点懂事的舒琴从小就对小妹疼爱有加。

舒琴大学毕业后,经人介绍认识了现在的老公黄凯。因为舒琴有这靓丽的外表,加上当时大学毕业生算是比较稀有的,加上公务员的工作,所以对于老公也是精挑细选。最后选择黄凯,主要方面还是因为他有钱。黄凯比舒琴大17岁,当时他43岁,舒琴26,可以说两个都是正当年。

结婚后一切安逸,他们有一双儿女,可以说非常圆满的家庭。但是岁月催人老,年过去了。尽管舒琴再怎么保养,岁月也总是无情的在她脸上身上留下痕迹。而男人的审美疲劳,也让黄凯在外面又养了一个小的。此时的黄凯已经家大业大,自己有点脾气,虽然舒琴知道老公外遇,却无能为力,又碍于面子也不敢张扬,只能自己默默承受的。

今年妹妹结婚,年龄也是26了,看着满面红妆的妹妹,舒琴想起当年出嫁的情景。

妹夫刘涛是舒婷的大学同校同学,同学加上在同一个城市,自然而然成了一对。大学毕业后,双双被舒琴安排进去了政府部门工作,当然除了找关系,钱也是用了不少。工作两年后,一切都很稳定,就筹备着结婚,一切按照着计划进行着。

舒琴第一次见到刘涛时,就对他印象很好,礼貌,帅气,又青春,比起自己的老公,都可以做他的父亲了。当然她并没有什么非分之想,只是纯粹的为妹妹开心。

但是刘涛并不这么认为,第一次见到舒琴时,他被她成熟的韵味加上美丽的气质深深的吸引了。虽然舒婷也很漂亮,但是从小被娇生惯养著,总是一副长不大的样子,主要是平平胸部,一副没有发育的样子。和舒婷做爱的时候,有时候刘涛想着的下身是舒琴,因为姐妹两还是有几分相像。对于舒琴的幻想,刘涛从不曾断过。

刘涛结婚后半年,单位组织去外地培训,实际上就是变相的游玩。因为舒婷怀孕,考虑到舟车劳顿,也就没去。舒琴和刘涛刚还有了一起出去的机会。

去了武夷山,一切安排妥当后,刘涛就约舒琴出去逛逛,舒琴也没有怎么多想,就去了。同事们之间也没有什么非议,毕竟是亲戚。

出去逛了一圈后,两个人都挺累的,就在旁边公园找了一个地方坐着。聊著天。主要还是聊了一些家庭的琐事。刘涛其实自己舒琴老公外遇的事,很多事纸包不住火的。所以刘涛想着问起一些舒琴和她老公的事,说起这些舒琴明显有点心不在焉,毕竟自己没有底气,只是应付著。刘涛见机就大胆的问了一些更深入的问题。

“姐,你那时怀孕的时候,姐夫都怎么解决的”

刘涛想着自己媳妇怀孕,或许应该找点切入点问一些房内事。

“啊!”

舒琴此时脸一红,有点不知所措,因为刘涛的问题太突然了。

“就是你怀孕的时候,姐夫要是忍不住,他自己都怎么弄。不是说三个月后就可以正常行房吗?小婷都不让我碰她!”

刘涛又更加清楚的说了一遍。

“我也不知道啊!”

舒琴小声的回答著,对于突如其来的问题,她明显准备不足。

“大姐,我本来是想趁这次出来,出去找小姐暂时解决一下,但是又觉得不是很好!”

刘涛说得越来越大胆,而舒琴心也跳动得非常厉害。

舒琴的老公其实很久没碰她了,有时候她自己想的时候,就趁洗澡的时候,用喷莲头狠狠的挫几下,女人越是到这个年纪需求就越大,有时候她也想着到外面找鸭解决一下。

这种想法只是存在于她某个瞬间,说出来更是不可能的事,她没想到妹夫竟然能说得那麽自然。

“当然不行了,那种脏!”

舒琴不知道怎么回答他,就随便说了一下。

“那你说怎么办?”

刘涛接着发问问得舒琴无法招架只能沉默,就这样他们沉默了很久。而舒琴已经是心烦意乱,她感觉到此时下身已经开始有了感觉。对于这个比自己小十岁的男人挑拌,她没有任何办法。

在舒琴胡思乱想的时候,刘涛站起来,拉起了舒琴的手,舒琴木讷的跟着刘涛,而刘涛的手就一直牵着她。她不知道他们要去哪,也许她自己已经想到了,但是她逼迫自己不去想,但是脸上的红潮又出卖了她。

刘涛边走边看着她,他知道今天必有收获。他们来到一家四星级酒店,刘涛径直走进去开了一间钟点房,此时的舒琴就一直默默的站在一旁。来到房间,一切是那麽的安静,一进门刘涛就抱住了舒琴,舒琴没有挣扎,唯一挣扎的是她自己的心。

因为她此时是渴望的。

“姐,第一次见到你,我就爱上你了!”

刘涛在她耳边说的,舒琴以前就知道刘涛看她的眼神有所不同,只是没有想到竟然是这种情况、“一直以前我也没有勇气跟你说,直到今天,我们才有单独的机会,无论今后如何,姐,给我吧。”

刘涛用感情博得舒琴的心,他知道此时的她硬来,舒琴会同意,但是他不想这样,或者更是想为了以后着想。舒琴一直默认著,刘涛也没有再说什么,拉着舒琴到床上,然后开始帮她解开衣裳,安静的环境让刘涛脱去每一件衣服的声音都那麽的明显。

刘涛脱去舒琴的内裤,发现内裤上面已经湿了一块,刘涛欣喜万分。刘涛三两下就脱去了自己的衣裤,不像刚刚那麽温柔。他们躺在床上,舒琴像一具冰冷的尸体,一动不动。此时她所有的力气都在抑制自己的情绪,但她知道自己抑制不住。刘涛从头开始亲,亲嘴的时候,舒琴嘴巴也是一动不动。刘涛舌头挑开了她的嘴巴,舌头没有什么阻力的饶了进去。舒琴的舌头稍微动了一下,碰到了刘涛的舌头时,她身体像触电了一样震了一下。但是她又控制住了,把舌头收紧。

刘涛亲了差不多,自己也受不了这日月遐想的身体,提枪就开始进攻,因为水分完全充足,所以非常顺利的就进去了。舒琴面无表情的躺着床上,在她的身下,一具一丝不挂的身躯正在做着活塞运动。这个不是不是别人,正是自己的妹夫刘涛。舒琴知道刘涛在看着她,所以她不敢露出半点正在享受的表情,只是偶尔下体的快感让她稍微皱着眉头。但是她的身体出卖了她,下体泛滥的淫水,证明著此刻她的需求,但是内心的纠结和内疚让她不敢表露出半点的疯狂。

她知道自己无法拒绝这个男人,因为她一开始就喜欢这个外表温柔帅气,内心疯狂的男人。所以她不去挣扎,她心里自欺欺人的骗自己,一切都是被迫的。但是内心却总不由自己的想着眼前这个小自己岁的壮年,是自己的妹夫,越是这样的刺激,就让下身的快感越强烈,终于,舒琴叫了几声,她高潮了。

这不是她人生的第一个高潮,确实她人生最快到的一个高潮。过后没多久,刘涛也冲刺了几下,也到达了瓶颈。

“姐舒服吗?”

刘涛手一边圈著舒琴的奶头,一边问。舒琴的C奶,虽然有点下垂,但是比起自己老婆的小山坡,魅力更是无穷。舒琴不敢回答他,但是她内心已经回答了一万遍,舒服。

这是她近几年来,最舒服的一次享受,见舒琴没反应,刘涛接着问:“要不一起洗个澡吧!”

“不了,你先去洗吧!”

这是舒琴这近一个小时来,说的第一句话。刘涛听完也只能自己进去浴室里洗澡了。刘涛洗完澡出来,舒琴已经穿好了衣服,她只是简单的处理了一下自己身上的液体,主要还是担心自己洗了澡回去,同住的同事会起疑心。他们一起回去了下榻的酒店,一路无话。

接下去几天,舒琴都有意的回避著刘涛,虽然她心里渴望着能再疯狂一次,但是那晚回去酒店后她就有点后怕,想着自己的孩子丈夫,还有自己的妹妹,她有一种罪恶感。而一到晚上,刘涛就约舒琴出去走走,当然目的只有一个,但是舒琴都找各种理由拒绝了。

直到最后一天,刘涛跟她说,最后一晚了,也得出去买点土特产回去。在刘涛的反复劝说下,她终于答应了。

出门前她还不自觉的喷了香水,即使她知道刘涛不怀好意,但是她却有点心甘情愿,最后她甚至听到了心里一个声音再说:“反正是最后一天了,何不再疯狂一次!”

他们出来直接打的到了那天开房的酒店,一进客房,舒琴就端了姿态说:“这是我们最后一次,我们不能……”。

还没等舒琴说完,刘涛的嘴已经封上了她的嘴唇,趁着她的舌头还来不及收回去,刘涛拚命的吸吮着它。舒琴此时也动情了,什么罪恶感都抛到脑后了,嘴里的刺激让她全身每一寸肌肤都想要着眼前这位壮年的爱抚。

“姐这两天我都想死你了!”

刘涛边亲边说著,舒琴闭着眼睛默默享受着。不知不觉两个人已经都一丝不挂了,刘涛因为憋了好几天了,也顾不得什么,提枪就上。舒琴的小穴里已经泛滥成灾。刘涛知道她心里压抑著,但是身体还是非常渴望得到的。他不去戳穿她,他要慢慢征服她。

舒琴其实也压抑了好几天,一下释放出来,身体也没有第一次那麽紧绷了,松懈的身体,比起第一次更享受了刘涛的每一次冲击,不久高潮就来了。她也不顾自己的矜持,叫了几声。刘涛当然没有那麽快放过他。毕竟他也担心是最后一次了,所以之前他就吃了半颗的药,想要一次彻底征服她。

刘涛拔出肉棒,又开始一阵调情,然后等到舒琴恢复了一下,又一次与她结合,就这样个多小时,搞到舒琴三次高潮。一场淋漓尽致的性爱,彻底把舒琴的防线打垮了。结束过后,她才不再自欺欺人,她才接受了自己已经爱上自己妹夫的事实。

外地回去后,一切都如从前,舒琴恢复正常生活的同时,不断的收到刘涛的短信,而舒琴都是看完就删。刘涛打电话来,她也都不接。每当心理有了动摇,一看到自己的孩子,她就想到为了这个家她不能这么堕落下去。

心理的纠结终于在一件事过后有了很大的动摇。有一天她去老公公司拿东西,在门口看到老公开着车进来,车里坐着一个女的。女的没有自己漂亮,但是比自己年轻。

她没有戳穿他们,回家后,她就想,既然老公都不顾这个家,那她又何必在那做无所谓的挣扎,为何不趁年轻多出去疯狂几年,何况眼下有一个现成的。特别是在深夜孤枕难眠的时候,她总想起刘涛那温柔的眼神和有力的身躯,甚至想到让她自己手淫起来,直至高潮。

舒琴仍然不回短信,不接电话,只是对刘涛发来的短信她会多加留意,特别是调情的短信她总是看的心花怒放。就在刘涛以为希望淼茫的时候,机会出现了。那是他们出差回来快一个月的时候了,刚好舒琴的妈妈过生日,邀大家去娘家吃饭。

刘涛知道舒琴肯定会去,于是星期五晚上就携著舒婷去了娘家。隔天一早,舒琴也带着儿女们就来了,因为她老公说公司忙,得晚上有空,与其在家呆著不如一早去陪陪父母。当然让她没有想到的是刘涛他们已经在家了。

在家里难免有碰头的时候,刘涛比起舒琴要自然得多,舒琴越是刻意去回避,就越是暴露出她在意。吃过午饭,舒琴爸妈带着自己的外孙们出去逛街买东西,舒婷习惯午睡,家里剩下刘涛和舒琴两个人。

舒琴为了避免尴尬就跑去阳台洗洗衣服。

刘涛本在玩电脑,看到自己老婆已经熟睡了,就起身到了阳台,从后面抱住舒琴。此时的心不在焉的舒琴明显被吓了一跳,但是她有顺了顺情绪。

“你疯了,等会被人看到!”舒琴看了看周围。

“姐,我想死你了!”刘涛说。

“快放开!”舒琴用屁股顶了一下刘涛,发现后面的刘涛已经一柱擎天。

刘涛想了想怕惊动了妻子,就放开了,然后跟舒琴说:“姐我先回我家等你!你一定要来哦。”

刘涛说完对这舒琴笑了一下。然后穿上鞋子出去了。

舒琴听到关门声后,心里七上八下的,她刚刚那一霎那心里的底线已经崩溃了,多少天来,她不断的想着自己妹夫的身躯,就在刚刚,那麽熟悉的身躯又差点占有了。她想,如果刚刚刘涛要是失去理智直接在阳台上要了自己,自己也不会多做挣扎的,她已经被自己的妹夫征服了。

在晒完最后一件衣服后,她已经无法控制自己的脚步了,她也换上了鞋,机会是半跑步的速度下了楼,到楼下拦了一辆出租车,奔向妹妹家。此时的她已经无法受自己的控制,内心的渴望和身体的需求,让她彻底失控。

终于到了妹妹家门口,她毫不犹豫的敲了门,刘涛似乎已经等在门口一样,马上就开门了。一进门舒琴就奔进刘涛的坏里,眼泪不自觉的涌出眼眶。

“你这坏人,为什么是我,为什么来招惹我!”舒琴一边哭着,一边拍打着刘涛的背。

刘涛捧起舒琴的头,温柔的擦拭着她的眼泪:“对不起!”紧接着用嘴唇轻拭去她的泪痕。

刘涛看着舒琴的眼睛,这次舒琴没有转开,而是和他直视著。

“我爱你!”刘涛开口说。

舒琴看着刘涛的眼睛,看出了那份真诚,看到了那已经许久没有看到的纯真,她好似回到了年轻的时候,于是她也情不自禁的说:“我也爱你”

然后两个人陷入了疯狂的接吻,他们从玄关一直吻到了卧室,就在自己的妹妹家,她和自己的妹夫苟且在了床上,这个床还是自己和妹妹去买的,在她买的时候,万分没想到她会在这张床上做爱,而且是和自己的妹夫。

他们三两下就脱光了所有的衣服,此时的舒琴才真正完整的欣赏到了刘涛的身体。刘涛不胖,甚至有点瘦,但是却更衬托出他此时勃起的阴茎的雄伟。刘涛知道自己已经征服了她,所以他慢慢的调情,舒琴身上每一寸肌肤他都没放过,甚至到了脚趾头。当然他最爱的还是那对他老婆没有的胸。

刘涛疯狂的吸吮著舒琴的双乳,而舒琴此刻下体已经泛滥成灾,她已经受不了刘涛的挑逗,主动的抓住刘涛的肉棒,往自己的下身送。刘涛对于这个举动有点吓到,没想到姐姐那麽主动,但是他还是配合著,一下就进去了。刘涛一边慢慢的抽动着,一边去寻找舒琴的嘴巴,然后上下体都交织在一起,不能自拔。完事之后,两个人都得到了很大的满足,他们躺在床上互相爱抚著。

“姐,我要是早生几年就好了,我就可以娶你!”刘涛说。

舒琴看着刘涛说:“我总觉得有点对不起我妹妹!”

“没事的,我们不说她不会知道的,再说,我们做的时候,这些什么愧疚感早就应该已经抛到九霄云外了吧!”刘涛笑着说。

“你真坏,早就预谋好的吧!”舒琴也笑了起来。

“嗯,从第一次见到你开始,就预谋好了!”刘涛说。

然后两个人又情不自禁的吻在了一块,然后趁著时间还早,就又做了一次。

接下去一切都顺利成章了,由于刘涛老婆怀孕肚子大转身不方便,于是就搬去了娘家住几个月,而这几个里,刘涛和舒琴在家里的每一个角落都留下了他们爱的痕迹。有时候中午下班想念对方了,还会相约去酒店来上一两炮再去上班。

而他们关系一直保持着,至今没人发现。

色公公干红了眼,淫性大发,拉开她的手,抱住燕雯压在地上,屁股往前一顶,但鸡巴却没插中燕雯的嫩穴,坚硬粗直的滑过她两片嫣红滑嫩的阴唇,顶在燕雯的小腹上。穴口真小!

燕雯尖挺的鼻子,大大的眼楮,配上一张瓜子脸,长发飘扬,动人极了,她纤瘦的娇躯却有个纤细的蛮腰,浑圆雪白的臀部和修长的美腿,加上酥胸前尖挺饱满雪白的奶子,真是一个迷人的美少妇。

色公公不气馁,再接再厉,拿起鸡巴猛插嫩穴,插了十几下,终于第十一次革命成功,顺利擦板滑进嫩穴中。

‘这嫩噪沐小又紧,一定是我那二儿子育才太久没干了,真是暴殄天物。’

“啊!啊!唔……唔……噢!噢!啊……”燕雯淫荡的叫着。

色公公一手抓住一个奶子,埋首双乳中间,用须子乱刮,然后咬住燕雯的奶头猛吸,奶头被色公公一阵猛吸,立刻坚硬起来,色公公用力的搓揉着豪乳,豪乳便不规则的摇摆着。

燕雯的胴体不停的忸摆,迷人的媚眼微闭,舌尖不时往外伸并围绕在双唇上下左右打转,更是迷人至极。

“啊!唔……唔……哼!爸!用……力用力……唔!不……要停!不要……啊!要……要死……死!是……是……唔……唔……啊!用力……插,啊!爸!不要停!”

“卜滋!卜滋!”燕雯的嫩旁胸当狭小,这令色公公更加满意,随手抓一个靠枕垫在燕雯的丰臀上,这样鸡巴可以插穴插得更深入些。

“啊!天啊!唔……好大的鸡巴!啊!塞得……好满,唔……好爽!嗯嗯!哎哟……抓抓我……我的奶……奶子,啊!对……用力……干!干死……我!干……快!快!呀……我……升天……升……天了!”

燕雯被她的公公干得死去活来,昏昏沈沈娇喘著,口中一阵狂叫,“滋!滋!噗噗噗!啾啾!啾啾!滋滋!”鸡巴在燕雯的阴户内进进出,使燕雯更疯狂了!

色公公抽插了一百多下后,觉得鸡巴高涨难耐,龟头的地方更是赤热无比,他意识到快射精了。色公公想更换姿势,获得暂时休息的机会,使他的射精也能暂时忍住。

“燕雯!你趴到餐桌上来,让爸爸好好爱你。屁股要抬高,真骚!”燕雯,我二儿子也常吸你的奶吗?你的奶子真棒,以后有了孙子,祖孙三代,早中晚分三梯次吸你的奶汁,公公我就负责晚上吸光你甜甜的乳汁。”色公公高兴地自言自语。

“才不要!人家的奶汁都只给爸爸您一个人吸。”燕雯ㄋㄞㄋㄞ的说。

燕雯的身材真是美艳无比,这样的姿势使她的曲线更加完美动人,此时,色公公从燕雯后面,可以清楚的看清那迷倒众男人的桃花源洞,就在她那屁眼下的地方,阴户的周围黏稠稠的,尽是刚才所留下的战果。色公公伸手抓着燕雯的丰臀,鸡巴对准着她的阴户,又再来一炮。

“哎哟!”鸡巴进穴了,燕雯舒畅得叫了起来。又是一阵猛抽,燕雯的那对奶子不停的摇动,公公的手也不停的去抓它们,燕雯丰腴的双乳经过色公公的揉搓,更加的兴奋,阴户内被鸡巴猛插,淫水更不停的从穴口流出。

此时色公公自知再也忍不住了,于是用力做最后一阵狂插猛抽,把燕雯的阴户搅得啾啾叫响,接着色公公的全身一阵抽搐,鸡巴一阵抖动,便将他的白色精液射向燕雯的穴内。

燕雯达到了高潮,倦伏在餐桌上,桌上都沾满了她的淫水。两人经过一段缠绵后,色公公半夜和燕雯又欢愉的干了两炮。

色公公终于能光明正大的干著小媳妇辣媚“婉君”,也能和二媳妇“燕雯”暗通款曲,三不五时还能胁迫大媳妇“静梅”来一炮。真是一位最快乐的公公,享受着三位年轻貌美媳妇的肉体,吸吮着她们丰满的奶子,干着她们粉红色的嫩穴,人生夫复何求。

其实惠枫的公公心目中已经有个目标,就是三媳妇惠枫。

她当初嫁入家门的时候,已经很留意她的身材,皮肤雪白,奶子细细,屁股又圆又大,知道干她一定是很爽的了。起初他们两口子每晚都要做过爱才睡觉,他们就睡在隔邻睡房,一到晚上就听见他们相干的喊声,惠枫的叫床声好娇嗲、好淫荡。

惠枫的公公每晚都是在气窗口那偷看,但角度就只瞧见床头的位置,见她给阿明插到眉丝细眼的样子,惠枫的公公就欲火焚身,跟自己说“哼!终有一天我也要插你这个淫!”

平时阿明去了上班,家里就只剩下惠枫在家。惠枫做家务时很喜欢穿紧窄的袜裤,把那涨卜卜的阴部轮廓充份显现出来,甚至连那条小缝也可以看见。她俯身抹地板时将屁股翘起,又圆又大,许多次我都想伸手去摸她的小啾,但毕竟是她公公,若闹上别扭来可就不是玩的了。

惠枫的公公特别留意她洗澡时间,当她刚刚洗完澡的时候,一出来时就会假装也要赶着洗澡,催促得她手忙脚乱,连脱下来的肮脏衣裤都没时间放好。就在里面找出媳妇刚脱下来的三角裤,放到鼻尖上闻。有香水味、尿味,还有阵阵白带的腥味,有时见到上面有她的分泌物,惠枫的公公就伸出舌头去舔……唔……味道咸咸的、相当好味呀!通常底裤还仍暖暖的,就会坐在马桶上,一边幻想着惠枫淫荡的样子、一边打手枪。

这一天,天气十分炎热,室内的温度那就更不用讲了,这时惠枫正在喂小儿子母奶,因为天气热惠枫只穿着热裤及蕾丝衬衣又因为喂奶所以胸罩也未穿,反正在自己的房间,让自己喂奶时能凉快一点,小儿子在惠枫的乳房上努力吸著,这时的惠枫因之前几乎每天都有和老公作爱,这时一想到有将近一个星期没有享受性爱了,而儿子在她乳头的吸食,让她有着一股快感,而惠枫如珍珠般的乳房被儿子可爱的手所触摸,柔软的乳房被儿子的小手玩弄的慢慢变形。儿子的小口张开了膨胀的顶端被吸吮著如同要吸出奶般的动作使的惠枫的母性愈来愈被挑逗的喘不过气来,另一方面,惠枫感到甜美的兴奋感已扩散到体内,乳峰的顶端被儿子的舌头所吸吮住的乳头变得坚硬起来。而淡淡的粉红色也逐渐转成深红色,而一直引以为傲的乳房,现在已经很久没有人去触摸,想到此……惠枫更是心跳加快。惠枫避着眼楮,一点都不在乎儿子拼命的吸吮自己得乳房,然后偷偷的将手指头伸到下腹。当深入内裤中的手指头踫触到已经相当黏湿滑润的肉唇的一刹那间,惠枫的身体开始性奋起来。不知不觉中从喉咙处发出了呻吟声,全身也抖动起来,突然她失去了理性,不断的将手指插入达到灼热的秘洞,并且搅和著发热的黏液,将手轻轻的贴在柔软得胸部上面,并且柔弄起来,乳房的肉在半透明的蕾丝衣料下优美的向左右歪曲,由于乳头在蕾丝上摩擦而觉得甜美疼痛。

  •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非1号封面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 1号封面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我们,本站将在3个工作日内删除。联系邮箱:2761568799@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