裸睡的丹丹 第二部分全文阅读

  • A+
所属分类:性爱小说

裸睡的丹丹 第二部分全文阅读

“滴滴滴”,一阵清脆的闹钟声打破了房间里的安静,我睁开眼睛,一缕晨光撒在床上。我看着旁边熟睡的妻子,脸上露出幸福的微笑。

我叫张扬,今年三十岁,我的老婆叫文静,比我小三岁,我们结婚一年,还没有孩子。我在一家外资企业销售部工作,文静婚后一直在家赋闲。

我看着文静标致的脸蛋,白皙的肌肤,纤细的身材,一对32B的胸部若隐若现,我情不自禁的吻了上去。我顺着文静的脸颊,吻到她的耳根,脖子,手在她纤细的腰肢上游走。文静渐渐有了反应,一双玉臂勾住我的脖子,热烈的回应起我的吻。

我抬头看了下闹钟,才7点,来得及干一炮,便扯下文静睡裙的肩带,开始亲吻她的乳房。文静的乳房虽然不大,但是很坚挺,很集中,很有弹性,捏在手里刚刚好,乳头是粉色的,像一朵小花蕾。文静的胸部在我的舌尖的攻势下,越发坚挺,身体也不自觉的向上挺起。文静把我的手拉向她的下身,我感觉到文静的小穴已经泛滥成灾。

“老婆,怎么这么快就全湿了?”我故意问道。

“因为想要老公让我舒服。”文静娇羞道。

我脱下内裤,露出早已经硬涨如铁的鸡巴,抬起文静的双腿准备进入。

“不要,最近危险期,去戴好套子,现在还没准备好怀孕呢。”文静推开我说。

“老婆没事的,我快射的时候一定拔出来。”

说完我便急忙把我的大鸡巴一下子全部插入文静的嫩穴之中。

“啊~慢一点,有点疼,你的鸡巴太大了。”文静皱着眉头道。

“都一年多了,还没适应吗?”我放慢抽插的节奏。

“嗯嗯,你要温柔点哦。”

我慢慢的用九浅一深的招式抽插文静的小穴,慢慢的文静的喘息声越来越急促。

“老公,快点吧,小穴里面被你这样弄得好痒。啊~真舒服,痒死我了。”

我得到许可后,便挺起鸡巴权利抽插,每一下都插到底,再整个拔出来,文静小穴里更加淫水泛滥。

“老公,太舒服了,好棒,你的小弟弟好厉害啊,啊~啊~,舒服死了。”文静娇喘道。

“你要叫我大鸡巴老公,不然就不让你舒服了。”

我一下子把鸡巴整个拔出文静的小穴。文静下面觉得一阵空虚,“老公快放进去吧,下面好难受。”文静求饶道。

“你还没叫我大鸡巴老公呢。”我继续逗她。

“可是人家害羞说不出口。”文静说道。

“好,我来调教调教你。”

说完,我把龟头放进文静的小穴里,文静扭动着身躯,想要用小穴把我的鸡巴含进去,我就偏不放进,时不时拿龟头蹭一下她的阴核,文静被我逗的是在受不了了。

“老公,求你了,把大...大...鸡巴给我吧。”

看到文静屈服了,我把她身体反过来,扶住的她的屁股,一下子把鸡巴插到底了。我扶住文静的腰,鸡巴在小穴里快速的抽插,文静此时也已经意乱情迷,前后耸动的屁股,迎合我的抽插。

“老公,我快高潮了,快点,快点,插的深一点,啊。啊。我要来了。啊……哦~.”

文静突然整个背弓起来,身体一颤一颤的,小穴里有规律的收缩,我知道她高潮了,我的龟头浸在这温热的小穴里,还被这样一夹一夹的,差点把持不住,我把鸡巴拔出来,趴在文静的背上,亲吻抚摸着她的玉背。

文静溷身香汗淋漓,眼神迷离,头发散乱的趴在床上喘着气。

“老婆,我的大鸡巴让你爽到了,可是大鸡巴自己还没爽到呢,怎么办啊。”

我朝天躺在床上,大鸡巴一柱擎天指著天花板。文静看出我的意思,爬到我身上,扶住我的鸡巴对着她自己的小穴,放了进去。

文静双手撑着我的胸口,扭动自己的屁股,来回套弄我的鸡巴,她一对坚挺的胸部有规律的跳动着,我忍不住伸手去拨弄她的乳头,文静被我挑逗的越来越动情,小穴套弄鸡巴的频率越来越快,我感觉快要到爆发边缘了。

“啊~啊~,老公你的鸡巴涨的更大了,是要射了吗?别射进去啊,我怕怀孕,啊~啊~,好舒服,好老公,再多插一会,我又想要了。”

我扶住文静的屁股,鸡巴快速的向上挺动,文静的叫声越来越响。

“啊,老公,我又要到了,别停。好舒服,啊~啊~,不行了,我去了,啊……”

随着一声娇喘,文静从我身上一下子倒在旁边床上,身体不住的颤抖,再一次高潮了。我的鸡巴也硬涨如铁,龟头涨的血红,我快速套弄自己的鸡巴,来到文静身边,对着文静的胸部,射出了我的精液。干完以后,我抱着文静进了浴室,梳洗干净。文静为我做了丰盛的早餐,吃完后,我穿戴整齐去上班了。

来到公司以后,开始我一天的工作。

我们销售部总共就五个人,我在这里做了5年了,因为销售行业流动快,我在这里也算一个元老了,部门有大单子需要出去应酬的,部门经理一般都是带着我。

正巧,我刚坐到自己位置上,经理就叫我进她办公室了。

我们部门经理姓陈,叫陈美,今年35岁,是一个很干练的女性,相貌看上去很年轻,身材很丰满,尤其那一对大咪咪,很吸引男性眼球。但是由于她一心扑在工作上,无暇顾及家庭,前两年便和她老公离婚了。听说她离婚后,生活作风就比较开放,平时和独处时候,偶尔也会在肢体和言语上对我进行一些挑逗,我一般回避过去,怕节外生枝。

“张扬,今天国外一个大客户来我们公司,中午你和我去陪他们吃顿饭,顺便落实一下这次的订单细节。”陈美对我说道。

“好的,陈总,一会我去定位置,中午和您一起过去。”我说完便出去了。

中午时候,我和陈美来到预定的饭店,和客户吃饭无非的推杯助盏,互相灌酒,我和陈美都喝了不少,然后顺利完成和客户的订单。吃完饭后,我和陈美出了饭店,她对我说她有点不舒服,不回公司了,让我送她回家休息一下。我看她好像是喝多了,不好推辞,便叫了辆出租车送她回家。

进了陈美家里,我扶她坐在沙发上,给她倒了杯水,嘱咐了几句,便准备起身走了。陈美忽然从我身后抱住我,我反身想挣脱她,她一下扯开我的衬衫,双手抚摸我强壮的肉体,还亲吻我的胸膛,用舌头挑逗我的乳头,我感到胸口酥麻。

陈美一边吻我,一边脱掉自己的外套,一对又白又大的乳房跃入我的眼帘,在酒精的作用下,我已经把持不住了。我把陈美一把抱起来,进入她的卧室,把她扔在床上,扑到她身上,粗鲁的撕开她的胸罩裙子,大力的揉捏着她的那对巨乳。

陈美拉住我的手,“宝贝,别那麽猴急,让我来服侍你。”

说完,陈美让我平躺下,帮我脱掉全身的衣物,她开始亲吻我的脸颊,耳垂,顺着我的脖子,用舌头舔到我胸膛,一只玉手顺着我的身体,抚摸到我的鸡巴,我感到浑身酥软,从来没有一个女人这么服侍过我。

“有尝试过乳交吗?”陈美问我。

我摇摇头表示没有。

陈美便爬到我的双腿之间,托起那对足足有G罩杯的巨乳,夹住我的大鸡巴,开始上下套弄,我的鸡巴在她那对柔软的巨乳中来回进出,从来没有这么爽快的感觉。

“你的鸡巴好大好长啊,被你的鸡巴干一定很爽吧。”

陈美说道,然后便用舌头舔弄我的龟头,这样的刺激让我的鸡巴越涨越大。

“唔。陈总,这样弄的我好舒服。”我说道。

“别叫我陈总,叫我小美吧。”陈美说完,翻身爬到我身上,把她的骚穴对准我的脸,想和我玩69式。

“宝贝来我帮舔舔,下面好痒。”陈美噘起肥臀。

我用手指拨开她的阴户,发现里面已经溪水潺潺,我把中指插入小穴中,用舌头舔弄阴核,陈美立刻扭动起她的身体,“好舒服,宝贝,多舔舔,小穴里面好痒,再多插点。”

终于占有了她,我心中只有这一个想法,同时开始了快速的抽查,两个人的阴阜撞击,发出“啪啪”的声音。陈琳红扑扑的小脸露出痛苦的表情,嘴里却开发出了甜美的娇喘,两条腿也紧紧交织在一起,勾住我的臀部,两只丰满的乳房也随着抽插的律动,上下左右的乱晃,直让我两眼发花。而陈琳适时地抓住了它们,自己揉弄起来,呻吟声也变得更加急促:“嗯……啊……啊……老……老公……好……厉害……琳……琳……都快被……都快被妳干死了!”

想不到平时看上去非常清纯的一个女孩,在做爱的时候会是这么的放荡,也差点让我精关失守、缴械投降。

可不能轻易地绕了她,我想。于是暂停了肉棒的运动,让它留在陈琳的蜜穴里。休息了几秒钟后,我弯下腰,用手环抱住她的柳腰,猛地发力,就这样把她抱了起来。

“呀!”陈琳惊叫一声,用两手抱住了我的脖子。我就这样抱着她,一步一步走向浴室,途中陈琳不断的用滚烫的嘴唇吸允我的耳垂和脖子,还得我两次差点摔跤。

“小妖精!”我怒吼一声,把她放在洗手台上。陈琳上身向后仰,不得不用两手支撑在身后保持平衡,我乘机把头埋在她的双峰中间,左磨右蹭。陈琳发出“咯、咯”的笑声,越发挺起自己的胸部向我压来。

享受够了酥软的乳肉,我吻上了她的嘴唇,一条嫩滑的香舌马上溜进我的口中,我也激烈地回应着,两条软舌相互纠缠交换著唾液,似乎都想吞噬对方。陈琳用鼻腔发出舒爽的低吟,而我的肉棒变得更加坚硬,在她的阴道里一跳一跳,我扭动腰部,尝试着用粗大的龟头研磨著蜜穴中的嫩肉。

陈琳也渐渐忍不住了这种刺激,放开我的嘴唇,又开始呻吟:“快……快给我……不……不要再……再弄人家了!”

我感觉到小美女已经彻底陷入疯狂,倒是没有刚才着急,轻松地持续著研磨,一边欣赏陈琳的样子。原本清澈的双眼变得非常迷离,表情似泣非泣,又是惹人怜爱,又是引人犯罪。

“想要吗?”我问。

“想!要!”陈琳说。

我却突然放开她,肉棒也抽离出来,放下马桶盖一屁股坐上去:“想要就自己过来。”

陈琳的眼神紧紧盯着我的胯下之物,好像在看着一件宝贝。她踉踉跄跄走到我面前,犹豫了一下后背过身去,一手拨开自己的阴唇,另一只手伸到后面抓住我的肉棒。有点冰凉的手触碰到我的一瞬间,让我打了个冷颤。

她就这样曲起双腿调整了一下位置,然后慢慢坐下,让肉棒再一次顶开层层嫩肉,直接顶到阴道的最深处。“啊~~啊~~”强烈的刺激让她差点没坐稳,好在我的手穿过她腋下,抓住一对颤抖的乳房,才帮她稳住身体。

适应了一下后,陈琳开始上下起伏,不过显得很吃力,我决定帮她一把,陪着她的速度,将肉棒一次一次向前顶。即使这样,没过多久后陈琳还是没有了力气,让我不免扫兴,只好重新采取主动,紧紧抱住她的身子,让她的后背完全贴紧我的前胸,然后使出全力上下抽插,陈琳瘦小的身体完全在我的掌控之中,只能忘情地吟叫。

陈琳的小穴分泌出越来越来的淫液,顺着我的肉棒流了下来,打湿了我们的交合处,使得肉棒的抽送更加畅通。突然,陈琳的小穴用力的收缩,人也抖动起来,嘴里发出的声音变成高昂的喊叫,只觉得一股滚烫的阴精从深处喷射而出,浇灌在我的龟头上。陈琳就这样迎来了第一次高潮。

高潮过后的陈琳把全身的重量都靠在我的身上,张大嘴巴呼吸著空气,阴道内仍是一阵一阵抽蓄。我的内心突然涌出一股怜爱之情,温柔地抚摸着她的小腹和大腿,同时清嗅着她的发香。

“宝贝舒服吗?”我问。陈琳没有回到,只是用尽余下的力气点了点头。

休息了会儿后,我抱着她站起来,把依旧硬挺的肉棒拿了出来,上面尽是油光锃亮的淫水。而失去了我的支撑,陈琳也差点没站稳。我扶着她走到淋浴间,打开热水冲洗到我们两个的身上。陈琳渐渐平静下来,眼神也清澈了些许,似乎也恢复了点神志,我看到一滴眼泪挂在了她的眼角,瞬间我的酒气、欲火、冲动都好像被冲散一般,肉棒也软了下来。

我们处在了片刻的尴尬之中,大家都避开对方的眼神,是剩下水的声音。

我鼓起勇气打算打破沉默,但刚开口,陈琳就上前一步抱住了我,把脸埋在我的胸前哭了起来,肩膀颤抖不止。我既后悔、又害怕,不知所措,只好轻轻抚摸着她的后背,嘴里不断说著对不起。

许久之后,陈琳安静了下来,我也等待着接受她任何的反应和处罚。

“就……就这一次。”她的声音很轻,“下不为例……”

我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推开她后看着她的脸。陈琳的脸比之前还红,水汪汪的眼睛不敢看我。

“我……”我不知怎么开口。

陈琳别过脸去,慢慢从牙缝中挤出一句话:“刚才……还没有射吧?”没等我回答,她一把抢过莲蓬头,帮我把全身上下胡乱地冲了一下,然后把我推出了淋浴间:“擦干了去床上等我……”

我拿了墙上挂著的毛巾擦拭一番,脑袋还处在云里雾里,回过神来已经睡在了床上,还回味着刚才发生的一切。

不知不觉中,浴室的水声停了,我回头看见陈琳紧紧地抓住小小的浴巾,裹在丰满的上围,却使得浴巾的下摆根本无法挡住腿间的风光,露出整个诱人的阴部和光洁的大腿。她和我对视了一下,大概被我色色的眼神吓坏了,突然转身折返到门口,紧俏的臀部一扭一扭,上面还粘著一点水珠。

陈琳试了几个开关才终于关上了房间里的灯,原本暖色调的房间顿时陷入幽暗,只剩下浴室内透出的白色光源能让人看个大概。她走回房里,犹豫了一下后面向我躺了下来。房内又陷入了沉默,而她的脸离我只有几厘米的距离,几乎可以感受到彼此的体温,但由于背光,我看不到她的表情。

我的心狂跳,身体也因为紧张而变得僵硬,急于想说些什么、做些什么,大脑却是一片空白。这时还是陈琳主动地挪动着靠近我。淡淡的发香传来,使我鼓起勇气搂住了她的腰,巨大的手掌隔着浴巾在她的背部轻轻抚摸。

“他们人呢?”陈琳问。

“我把他们都送到出租车上了。”我回答,“其实他们喝得还好,回家应该没什么问题。”

“哦。”

“妳醉得最厉害,吐了好几次。我也不知道妳的地址,所以只能把妳送到这里来,送过来后其实我就准备走的……”我想解释,却有一根手指抵在了我的嘴上,不让我再说下去。

“谢谢……”陈琳的声音充满温柔。

“不是的,我……”

突然陈琳把脸贴了过来,显示鼻尖相触,之后是嘴唇。不同于之前那次疯狂的热吻,现在这个吻却更像是嬉戏,陈琳的舌头调皮地东躲西藏。我只好轻舔着她晶莹的香唇,享受着恋人般的温存。

我的下体也逐渐苏醒,顶在了陈琳蜷起的膝盖上。陈琳笑了笑,用手握住了我的肉棒,缓慢的上下套弄。

“好大……”她的声音带着诧异。

“和妳男朋友比呢?”我也放松下来,调侃道。

“讨厌!”

我们两个同时笑出声来。

我让陈琳躺平,占据了上位,任由我解开了她身上唯一的浴巾。少许灯光映照在她的身上,泛起一层迷人的光晕。我的嘴和手肌肤爱抚遍了她全身上下的每一寸肌肤,陈琳则用欢悦的呻吟来发泄著情感。

一切似乎水到渠成,陈琳自觉地分开双腿,湿漉漉的蜜穴已经微微张开。我却还想再逗弄逗弄她,只是用龟头在外面上下摩擦,使得陈琳不满地扭动屁股。

“怎么了宝贝?”我坏笑道。

“讨厌……明知故问……”她害羞的表情让人沈醉。

“说要我干妳。”我深情地望着她,“说出来,就满足妳。”

“唔……妳欺负我……”

“那就算咯~”

“别……别,说还不行吗!”

“恩。”我等待着她的回答。

“干……干我吧……”陈琳闭上了眼睛,“请干我吧!”

我收到谕令,腰部发力,一下就刺入了美人的蜜穴。陈琳的表情变得痛苦,张得嘴巴却没有发出一点声音,双手紧紧抓住两旁的床单。直到我调整了下呼吸,开始有规律地抽插后,才有节奏地呻吟出来。

“嗯……嗯……好……好舒服……好深……”陈琳轻盈的身体随着我的撞击而前后晃动。我高高擡起她的双腿抱紧扛到肩上,使得每一次都可以撞到她的阴核:“好麻……不……不行了……酸……酸死了……”陈琳妩媚的呻吟也变成了大声的浪叫。

而我也可以清晰地看见两人的结合部位,青筋暴起的肉棒在粉嫩、柔滑的小穴内不断进出,每次都带出大量的淫液,龟头就像是被一张富有弹性的小嘴用力吸允。随着抽插次数的不断增加,酥麻的快感也直冲大脑,不知不觉加快了原本就很激烈的动作。

我的喘气声、陈琳的浪叫声和肉体撞击的声音构成了房间内淫靡的景色。在持续地快感中,我预感到自己的爆发,在临界点的时候猛地拔出肉棒,对准陈琳俏丽的脸旁,发射出了浓浓的精液。

白浊的精液喷到了陈琳的脸颊上、鼻子上、眼睛上,还粘在了湿漉漉的短发上。陈琳似乎还没过瘾,一手开始搓揉自己的阴核,另一手握住我还在跳动的肉棒,用小嘴含住了它,敏感的龟头和冠状沟都受着柔软香舌的抚慰,剩余的精液一滴不胜地被陈琳榨取。

我阅女的经历也不算少,却也不曾享受过这等的服侍,惊讶于陈琳和她外表完全不相称的那股风骚。

当我还在享受陈琳服务的同时,她自慰的小手也加快了动作,整个人开始抽蓄,被我塞住的小嘴只能发出“唔、唔”的闷哼。

陈琳终于也达到了高潮,整个人经过激烈的抖动后,瞬间瘫软了下来,吐出我的肉棒大口大口喘著粗气,还没吞咽下去的精液顺着她的嘴角留下,这个场面显得异常淫荡,也使得我得到了巨大的满足感。

我从床头柜上抽取几张纸巾,简单地帮陈琳擦了一下,使得她可以睁开眼睛。

“流氓,谁允许妳射我脸上的!”陈琳娇嗔到,眼神却是娇媚中带着一丝爱恋。

“帮妳养养颜咯?营养可是很高的。”我笑着说。

陈琳用手指抹掉嘴角的精液,出人意料地把它重新送入口中,还当着我的面伸出舌头舔舐著那根手指,过后又喉咙一动,夸张的吞咽下去。

这个小妖精,我不禁感叹道。

“要洗澡吗?”我温柔的问。

“不要,累死了……”她锤了我一拳,“都怪妳!”

我又拿纸巾清理了一番我的肉棒和她的下体,粉嫩的蜜穴跟着身体一张一合,好像喘息一般,差点让我又忍不住激动起来。

“抱住我……”陈琳张开双手对我说。

我睡到她身边,又盖上了被子,伴随着疲劳,我们相拥而睡。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早上,阳光透过缝隙照到床上,我们彼此相视,聊著平常的话题,直到肚子饿得咕咕叫,才艰难地爬起来,冲了个澡就退房离开。

在一家饭店,我和陈琳相对而坐,享受着丰盛的早午餐。白天的陈琳,显得光彩熠熠,让人不敢相信和昨晚那个风情女郎是同一个人。

“妳昨晚说‘只此一玩,下不为例’,是真的吗?”我试探地问道。

“哼!”陈琳红著脸说,“酒话可以当真吗?”

而一瞬间,我又从她的脸上看到了恶魔般的笑容,引诱着我一步步坠入欲望的深渊。

  •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非1号封面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 1号封面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我们,本站将在3个工作日内删除。联系邮箱:2761568799@qq.com